新營收模式的探索與實驗:虛擬貨幣、數位收藏、網路社群

2020-05-04

趨勢商情
新營收模式的探索與實驗:虛擬貨幣、數位收藏、網路社群

Size:

【本文由文化內容策進院 TAICCA X 數位時代 共同合作企劃】

 

在社群及後援會經濟盛行的年代中,藉由區塊鏈技術確保發行及管理,倚靠區塊鏈技術所應允的透明平台機制所產生的協作模式,能否為音樂領域帶來新的願景 ?

 

隨著全球抗疫的腳步趨緊,數以萬計的人選擇宅在家中、減少公眾場合活動,「線上」再次成為熱門話題,實體轉移網路的挑戰讓許多產業開始思考企業的下一步,在全球疫情的催化之下,不但可能大幅改變未來生活的樣貌,也順勢將數位時代推向了加速發展的下一波。

 

而實體轉為數位之初便已面臨相當震盪的音樂產業,歷經了二十年的摸索與轉型過程、尋找迥異傳統的獲利模式,於 BlockChain 區塊鏈技術出現且於近幾年漸趨成熟的應用潮之下,開始展開新型營收模式的實驗,利用區塊鏈資料無法被輕易竄改、能為使用者保有高度隱私,以及去中心化、無需透過中介機構而具有高度效率的特性,開發出新的交易應用方式,本地已有如 Machi X 和 OurSong 的實際案例,嘗試將想像落實。

 

古老的貨幣觀念,探索多元版權投資與收益可能性

「虛擬版權交易平台」Machi X 的創立者黃立成(九O年代爆紅 Hip-hop 團體 L.A. Boyz 成員、台灣嘻哈團體 Machi 麻吉團長),深感過往音樂版權的經營管理繁複紊亂,甚至導致實際收益難以進入創作者口袋的問題,「以前著作權還常常可以被買斷,L.A. Boyz 寫的歌都被買斷了,但那些公司現在也都倒閉了,財產轉到誰手上都不知道,有時候發現有些歌竟然在香港,19歲寫的一些詞,現在使用還要經過他們的允許。」早年的創作明明是一批可供運用的創意資產,卻因機制尚未完善而導致使用不便,形同凍結,他說:「我只想把我從區塊鏈中學到的東西,帶進娛樂圈,讓這一代人有更多選擇。」

 

為了讓創作者能夠取得作品應有的價值,並有機會活用這樣的創意資產,他在 2018 年底創立,2019 年上線的 Machi X 便將音樂版權透過區塊鏈科技「代幣化」( Tokenization ),意即在不影響現實版權買賣前提下,在網路的虛擬世界裡將版權劃分出可持份的百分比,將現有的歌曲版權分割成數枚代幣,進入平台的人可透過信用卡或虛擬貨幣購入代幣,不管現實世界版權的持有者為誰,在智慧合約的規範下,擁有代幣的人都擁有收取相應百分比版稅的權利。如此將版權擁有者和收取版稅者的身分分開,活用版權資產,創造更多版權交易方式的可能性。

 

當粉絲也能投資偶像的作品時,公開市場是反映創作價值還是破壞行情?

至今傳唱和點播率仍極高的黃立行〈音浪〉作品,目前是 Machi X 平台上市值排名第一的單曲,而這代號 STYL 的音浪幣亦於 Binance DEX 幣安去中心化交易中心(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上架,方便投資者購入。黃立成解釋這樣的代幣機制,有助於解決過去版權買賣投資不透明的問題。過去版權買方通常為音樂公司,一般人沒有管道可購入,在買家數量有限的狀況,成交的價格無法反應真正的市場價值,「要有投標者才有價格,透過虛擬幣的方式連粉絲也可以加入,在這樣的公開市場裡,價格會提高,那才是真正的市場價。大家用抖音在唱我的歌、跳我的歌,我的價值不止於唱片公司估出來的價錢。Machi X 如果做得好,就有機會彰顯作品真正的價值。」

 

Machi X 的創辦人黃立成

他進一步指出,未來的音樂創作如果可以依循這樣的模式,在一首歌曲完成之際,將版權代幣依比例分給參與構成的作詞、作曲、編曲、配唱等人員,擁有代幣的創作者可自行決定是否於平台上出售代幣,透過這樣的過程,創作者能夠自行安排更全面的分潤機制,兼顧不同幕後人員的創作價值,而歌迷透過這樣的平台,也可以直接支持自己喜歡的創作者,他感性地說:「如果我們可以擁有一部分自己偶像的歌曲,或是買下一部分我第一次遇見我老婆時聽的歌、作為禮物,那樣的價值是難以論計的。」

 

實體收藏轉成數位收藏,宛如九O年代棒球卡的線上復刻

同樣是音樂人出身的 OurSong 共同創辦人吳柏蒼,體認在音樂串流時代大家雖會付費訂閱服務,但平台上可供聆聽的歌曲數以萬計的分潤下來,音樂內容雖有價值卻已失去了價格。他指出在這樣的時代,歌手轉以演唱會或實體活動作為主要的收益來源,但這樣的方式卻難規模化。另一方面,在數位時代大家強調社群連結,音樂人花了很多時間成本經營社群,雖然凝聚了粉絲,卻無法轉為直接的收入,而素人採用的線上打賞分潤方式,亦與目前藝人經營的偶像操作方式相悖,業者們都在嘗試摸索新的營收方式。

 

他觀察到近三年黑膠唱片又重回市場、銷量成長了數十倍,第一次超越 CD 的銷量,「這種收藏性的價值和需求沒有完全消失,而在數位世界大家最重視社群連結性,我們希望能做出新的型式,可以兼具收藏的價值和連結性。」在這樣的基礎上, OurSong 以年輕族群為目標,藉區塊鏈技術推出數位限量歌卡,以單曲為發行單位,每一式卡片可有幾百張不等的發行量,透過他們發行的 OurSong 代幣購得歌卡的人,即得到社群入場券,可以看到聽到藝人針對特定卡片所發表的限定內容。

 

虛擬卡片凝聚真實粉絲,後援會的數位衝擊與變體

目前大眾願意付費的項目,已由傳統的內容轉向為體驗,他說:「如何在社群裡提供新的體驗,而這個體驗是大家願意消費的,又讓藝術創作者不感彆扭,是我們一直在抓的平衡。短期的最終產品,是讓每個藝術家可以建立自己專屬的微社群,希望營造藝人派對的感覺。」

 

OurSong 共同創辦人吳柏蒼

為了讓互動真實有感, OurSong 挑選合作的藝人都得親自經營,同時有意願持續產出內容,而每一個合作的藝人在這樣的基礎之上,也可自行變化出不同的互動模式。例如陳珊妮發行的「公主會員卡」便充分結合了線上和線下的體驗機制,在過去的幾場演場會中,擁有五張卡以上的會員,就可以使用 VIP 通道入場、享有特別待遇。棒棒糖小姐的「生日卡」則讓每個卡片擁有者在生日當天收到特別錄製的祝福影片,以此更拉近了她和粉絲之間的關係。

 

「現在年輕的一代想逃離大型社交平台,渴望更親密的互動,我們希望把這樣的經驗帶進藝術家的社群裡。」吳柏蒼透露目前線上可見的服務內容僅占前期內容的百分之六十,到了下半年度將有更完整的呈現,而屆時也不排除讓一般人擁有發行卡片的可能性,以此經營自己的微社團。在 5G 強勁的發展趨勢之下,未來也可能和更多服務提供者進行串聯,讓卡片成為沉浸式體驗如線上或 VR 演唱會的入口。

 

粉絲與偶像一起發唱片或辦演唱會,集結社群情感

粉絲們可能曾經做過這樣的夢:「和偶像一起企劃製作一張專輯」、「和偶像合辦一場演唱會」,韓國 다온큐브 (Daon Cube) 新創平台運用區塊鏈技術,讓會員可提案發起演唱會或專輯計畫,並透過平台的財務支援功能,計算需要銷售多少張門票或專輯才能達到收支平衡,會員預購票數及專輯數量以籌募專案所需的預算,最後,提案人得到演出或製作唱片的機會,如此模式,不但提供音樂人或藝術家完成作品的機會,更讓粉絲們更有參與感。

 

在社群及後援會經濟盛行的年代中,藉由區塊鏈技術確保發行及管理,甚至也可以與不同領域的社群,產出跨界作品。倚靠區塊鏈技術所應允的透明平台機制所產生的協作模式,是否能為音樂領域帶來新的願景,值得進一步觀察。

 

BlockChain 區塊鏈去中心化、讓資料公開卻不可隨意竄改的特性,讓本就基於共享概念而生的網路世界,又往未來趨近了一步。交易和所有權在公眾的監督之下脫離第三方的控管,有了更自由且更能反應即時需求的表現空間,這樣的時代環境對長期困於尋找新營利模式的音樂產業而言,無疑是一道曙光,然而在這條嶄新的道路上,是否毫無荊棘?群眾的力量是否也意味著來自群眾的制約?反讓音樂人面臨另一種來自各方、多種雜音的挑戰?如何面對這樣的新自由時代,是這一代音樂人擁抱群眾力量之時,亦需深思的問題。

 

本文刊載於數位時代  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57434/blockchain-machix-oursong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