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故事去更遠的地方 III》赴日外交,不只珍奶,臺書支援前線 ft. 太台本屋黃碧君

2021-01-28

產業報導專題研究
與故事去更遠的地方 III》赴日外交,不只珍奶,臺書支援前線 ft. 太台本屋黃碧君

Size:

【本文由文化內容策進院 TAICCA X OPENBOOK 閱讀誌 共同合作企劃】 作者:Openbook 編輯部


提到「生而為人,我很抱歉」,臺灣讀者就會膝反射般想到日本作家太宰治;走進書店,新書區和暢銷榜上一定看得見來自日本的翻譯作品。日本文化長期且大量輸入臺灣,反觀日本高度封閉的市場,臺灣則鮮少有機會成功叩關。

臺書譯介至日本的歷程,數十年來腳步緩慢,在 Openbook 閱讀誌去年推出的「台書在日本」專題中,已有全面且深入的解析。不過專題報導中也透露出,近年來臺灣文學作品已進一步靠向日本閱讀市場,生活風格類、圖像書也獲得了更多日譯出版的機會。

現在是日本人從旅臺、知臺,到「深臺」的關鍵時刻根據調查,近兩年內將有十數部臺灣作品即將在日推出日文版本,其中不少書種還包含電子書版本。

 


近年來珍珠奶茶在日本帶起一波臺灣熱;2020 年防疫有成加上口罩外交助攻,也讓台灣備受日本關注。藝文界的工作者不約而同觀察到,日本人從旅臺,到知臺,現階段正是邁入「深臺」的關鍵時刻。在這波熱潮的帶動下,台書推廣到日本之路,出現了新的曙光。

日人為了跨入「深臺」階段而延伸的閱讀需求漸增,臺灣的多元民族文化和歷史,交織成豐富且充滿活力的樣貌,LGBT、核能、民主等議題在台灣的現況,亦是許多日本讀者感興趣且持續追蹤的。台灣如何乘著這股浪潮,更有效地將台書帶往日本,種下文化的根苗,值得深思。


日本讀者和我們想(看)的不一樣

一本書要順利抵達讀者手中,不僅仰賴作者的創作,過程中也需透過出版社進行編輯、行銷企畫和通路(這中間尚有經銷商的工作位置)等環節。而翻譯書在作者與出版社之間,通常會多出版權代理的角色。

本文特別訪問 2017 年底於東京成立,專責處理臺灣及香港作品版權代理及作家經紀的太臺本屋負責人黃碧君,從熟悉日本出版市場的專業角度切入,分享該團體這些年的觀察與經驗。

 

圖片取自:photozou


關於如何帶臺書前進日本書市,黃碧君指出,版權代理的核心是從當地讀者的角度出發。她強調,日本一般讀者和我們想(看)的不一樣,在臺灣獲獎無數、好評不斷的作品,未必適合日本讀者,因為文化脈絡不同,內容距離太過遙遠,中間需要填補許多東西。「整體文化的土壤不同,要怎麼定義一個好的作品其實很難。」要讓不同民情的日本讀者沉浸在台灣的文化氛圍中,進而受文本感動,是相當不容易的。

黃碧君加上三位日籍夥伴,太台本屋的四名成員均是出版界的資深工作者,對於出版社、編輯和書店的工作都相當熟悉。四人都歷經長年的專業訓練,因而在版權代理的位置上,足以減緩臺灣作品與日本市場差異的排斥反應,提升交流的可行性。

黃碧君以《老屋顏》為例,太台觀察到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日本每年來臺旅遊的人數急速成長,幾乎每個月都有跨類別的雜誌推出台灣特輯,從旅遊、美食到美容,以及一些在地店家的介紹,這些內容已逐漸不敷讀者需求。

 

老屋顏系列作品介紹臺灣具特色建築,並陸續譯介至日本,圖片提供:OPENBOOK。


以建築為例,臺灣具特色的建築外觀吸引注目,但在拍照打卡後,日本觀光客進一步會想了解:老建築是如何改建成咖啡店、旅館?建築特色又反映出什麼歷史、政策和文化?這個趨勢正是將《老屋顏》推薦給日本讀者的好時機。目前老屋顏系列在日本已經簽下第三本作品,繼《老屋顏》、《再訪老屋顏》之後,《老屋顏與鐵窗花》日文版預計今年上市。

然而再熱門的主題,仍受到文化土壤差異的影響,無法原封不動直接迻譯後就付梓出版。譬如《老屋顏》的原書內容是針對臺灣本地讀者撰寫的,黃碧君表示,依類別不同,日譯版的文本有時需要經過現地化的調整,這是作者端信任版代,並願意交給當地編輯的專業判斷,而同意進行修改的。

新書完成印製,送達各通路後,並非就讓作品孤身在封閉性高的日本市場單打獨鬥。考量到臺書在日本市場出版量少,書店空間有限,如果沒有完整的行銷企畫配合,很快就會被淹沒在茫茫書海之中,很難在日本讀者面前曝光。因此太台相應的策略是舉辦活動——邀請作者到日本開講或和日本作者對談,直接與讀者互動交流。除了可以在過程中觀察讀者最直接的想法,以作為後續選書的指標外,作者現身也能讓作品得到更多迴響與曝光。


卡膜脈‧卡膜脈,快樂出版好時機

自 2018 至 2020 年間,太台本屋共計賣出約 20 部臺灣作品的日文版權,同時間也企畫、主辦了 20 場臺灣書籍的相關活動。由太台代理的日譯本,預計今年將出版的作品高達十數本。書單中有不少深入臺灣文化肌理的作品,譬如講述台灣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蔡焜霖生命故事的漫畫《來自清水的孩子》,以及詩人、小說家林育德的第一部小說作品,以臺灣摔角為主題的短篇集《擂台旁邊》。

 

《來自清水的孩子》描述台灣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蔡焜霖生命故事,圖片提供:慢工文化


為什麼日本讀者會對臺灣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的故事感興趣?黃碧君解釋,《來自清水的孩子》涉及人權議題,也反映出臺灣近代民主政治的樣貌。太台在推介這本書之初,很快就鎖定對此議題有興趣的日本編輯為提案對象。

以臺灣摔角社群為主題的《擂台旁邊》將遠渡重洋到日本出版,而且是與歷史悠久的大型出版社小學館合作,令人好奇當初合作的契機。

黃碧君說,這部作品是已故的知名譯者天野健太郎想翻譯的書,媒合成功的關鍵,還是回到她一開始所談的:日本讀者,想的跟我們不一樣。

黃碧君分享當初選中《擂台旁邊》這部小說的考量:雖然摔角在臺灣並不盛行,林育德亦是新手作家,但這部作品具備了許多適合日本市場的因素,不僅有知名作家吳明益為這本書寫的精彩序文,更關鍵的核心是這部小說具有能被日本讀者快速辨識的關鍵字——摔角。

摔角在日本是一項擁有熱切粉絲的職業運動,甚至有些作家也以「摔迷」自居。《擂台旁邊》書中反覆提及 2009 年在舞台上過世的前日本摔角手三澤光晴,從小說中可以得知,這位在日本職業摔角界鋒芒一時的經典人物,也活耀在臺灣摔迷的世界。黃碧君說:「看到三澤原來在臺灣也活在作家跟摔迷心裡,他們(日本人)會非常感動。」

除了摔角元素外,黃碧君也指出,這部作品不只寫摔角手,也寫擂台旁邊小人物的故事,對日本讀者而言是很容易入門的作品。另外,作者隱晦地帶入臺灣地方政治(花蓮)及土地開發的現況,兼具臺灣文化特色,是一本有很有意思、有很多切入點可以操作的作品。

小學館二十幾年前出版過古龍系列的譯本,這次《擂台旁邊》日文版,書封找來台灣漫畫家阮光民設計。這個安排巧思,是編輯觀察到近幾年有一兩本日本小說的封面出自台、港插畫家之手,且令讀者驚艷,因而構思邀請台灣畫家製作書封,原汁原味呈現台灣作品。透過太台本屋的協助,小學館順利邀請到阮光民跨海合作,而令人驚喜的是,書籍上市前,阮光民於2020年底獲得日本國際漫畫賞,為新書增添了宣傳佳話。

黃碧君表示,這些看似幸運的巧合,其實是各個領域的專業工作者看到作品的潛能、嗅到市場動態後,抓緊腳步,迎上熱潮往前躍進的結果,現在正是臺書出航的好時機,要好好把握。

 

《擂台旁邊》日文(左)及中文版本封面。



文化交流,不只是中字翻譯成日文

媒合成功是跨越進入市場的門檻,卻也是挑戰的開始。臺書在日本除了仰賴版代牽成、編輯製作外,譯文的品質與行銷企畫都是接連的考驗。因為臺書市場小,尚未能有全職譯者,兼職譯者也受限於條件,每年所能翻譯的作品量有限。

新書上市後,為了順利觸及讀者,行銷活動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太台本屋即為《擂台旁邊》擬定了相當「重本」的企畫,預計以臺灣摔角紀錄片《正面迎擊》搭配新書活動,在日本放映。

 

臺灣摔角紀錄片《正面迎擊》。



《正面迎擊》是臺灣首部熱血摔角紀錄片,片名來自資深摔迷、臺灣搖滾天王伍佰在片中談論摔角教給他的人生道理:「面對困難最好的方法就是『正面迎擊』,不管你的對手比你大多少倍,你倒下來的時候下一秒也會站起來,我想面對人生我就是這樣看的。」

片中一群臺灣大男孩在鏡頭下真誠地表達內心的想法與情感,長年揮灑汗水、苦練格鬥技巧,就為了追求在夢想中的舞台上華麗飛舞重擊的瞬間。摔角手們不帶虛假熱血的自白,很能扣合日本觀眾的情感,也完全符應了《擂台旁邊》故事裡各種小人物的心聲。加上伍佰的知名度與音樂能量,可望吸引一定的關注。

這樣的計畫其實遠遠超越一般新書座談會的規模,因為其中涉及影片授權、日文字幕翻譯、影像拷貝素材製作等等,每一個作業環節都相當耗費人力、心力與預算。

為何規畫如此瘋狂又吃力的活動?黃碧君表示,因為太台本屋深知市場尚未穩固,必須主動出擊接觸讀者;明白日方出版社第一本臺書的成功與否,會影響到後續有沒有第二本;太台也知道先前天野和吳明益在日本打下的基礎得來不易,需要有更多適合日本讀者的作品接連訪日,才能延續臺書的路。

黃碧君感性地說:「吳明益老師的《天橋上的魔術師》和《單車失竊記》引起這麼多共鳴,一定要趕快再趁勝追擊,讓讀者對臺灣作品的興趣能繼續延續下去。」

不過這項企畫目前已暫停作業,主要因為疫情考量,以及現實的問題:沒有經費。小學館雖然是大型出版社,但對於第一本臺書,加上是新人作家,操作上相對保守。太台提出的企畫,經費遠遠超過原有的出版預算,黃碧君認為,目前只能等待疫情狀況趨緩,以及努力籌措經費,才能伺機舉辦活動了。


臺書赴日資源,在線上等

從《老屋顏》系列、《來自清水的孩子》和《擂台旁邊》都可看出,在臺書尋求外譯的路上,如何融入讀者的閱讀日常,是一項奠基在許多專業基礎上的文化傳播工程。若稍微往前倒帶,會發現太台本屋雖是版權代理公司,卻積極協助出版端的編輯作業、參與企畫新書宣傳並執行活動。

黃碧君認為:「對太台本屋來說,就是之前的耕耘挖土挖很久,終於種子要長出來發芽了。發芽之後,再不好好照顧,真的會覺得非常扼腕。」

 

《毎日新聞》專訪太台本屋的報導「以書傳達現今的臺灣」(取自太台本屋官網)。



「我們對每一本書,真的是用愛在灌溉,一直做一些有的沒的(不只做版代的工作),然後都沒有收入,我們在幹嘛?我們都在做別的事情維生。」話語中道出對臺書在日本的深情與前線困頓的無奈。

太台本屋曾整理韓國公部門對於作品外譯的相關補助及贊助資訊。關於翻譯人力的問題,K-BOOK 振興會舉辦韓國文學翻譯競賽,培力發掘優秀的譯者。為了鼓勵出版品外譯,韓國文學翻譯院每月受理補助申請,隔月發表結果,補助金額依作品分量及領域而定,但無預算上限。除了補助翻譯之外,也補助作家赴日宣傳等相關活動費用。如此一來,既減輕作品外譯的成本,也進而提升國外出版社的合作意願,使得新書宣傳擁有更多資源,讓文化輸出工程糧彈充足,各環節的專業人員得以在自己的崗位上持續推動。

韓國投注在文化輸出各國的資源,確實帶動龐大的效益。相對而言,黃碧君指出,在臺灣熱的尖端時刻,若不趁這一波適度投注資源在對日本輸出,辛勤播種、灌溉,臺書在日本恐怕無法有效茁壯。

訪問中,可以感受到臺書在日本的第一線工作者「在線上等」的急切。這急切並不是要立竿見影,馬上就能看到具體宏觀的商業效益,而是期待對於臺灣文化輸出與交流,能有長期投注的資源規畫,和全面性的配套建置。


撰稿:姚立儷/責任編輯:周月英、吳致良、陳愷昀/視覺:林鈺馨


系列專題報導:

Share: